追索不当得利一审、二审败诉,控告职务侵占罪追回巨额赃款

 

<<返回

基本案情:

 
   1993年9月,广州市××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实业公司),与北京市某区某行政管理机关签订了《合建××文化娱乐中心合同书》,由实业公司负责出资人民币1.2亿元,由该行政机关提供建设用地。合同签订后,实业公司委托李×为筹建该项目的负责人,并依合同约定如数投入建设资金。1994年,实业公司决定转让该建设项目,按当时房地产市场价格转让金额不应低于1.5亿元人民币。李×在寻找项目受让方过程中,曾先与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称信托公司)谈判,商定项目转让金为1.6亿元人民币,但李×为了达到侵占一部分项目转让金的目的,又提出可以将转让金降为1.2亿,降下来的4000万元,再由信托公司以贷款的形式贷给李×的儿子为法定代表人的一家公司,并且提出贷款无担保,李×提出的条件遭到信托公司的拒绝。李×又找到香港××公司谈判,双方合谋,把本来双方商定的1.5亿元项目转让金降为1.1亿元,把降下来的4000万元变为五年期的贷款,利率为6%,低于同期贷款利率7个百分点,无须任何担保,双方认可,此笔贷款到期后可还可不还。随后,香港××公司委托××银行北京分行将4000万元贷给李×的儿子开办的公司,该4000万元被李家父子据为己有。实业公司得知实情后,向李×追索4000万元未果,遂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追索不当得利为由提起诉讼,经过长达2年时间的诉讼,法院认为:本案“委托贷款办理了合法手续,香港公司与××银行北京分行之间存在着合法的委托贷款关系”,××银行北京分行与李×儿子的公司之间“存在着合法的借贷关系”,实业公司“无权就三方相互之间的委托贷款及借贷关系提出权利主张”。裁定驳回实业有限公司之诉。
  实业公司不服一审裁定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过程:

  实业公司一审被裁定驳回后,于1996年12月委托本所指派律师担任本案第二审的诉讼代理人。本所承办律师认真研究分析了案件的相关证据、材料,认为,本案是一起利用委托贷款的合法外衣来掩盖侵占公司巨额财产的严重的经济犯罪案件。李×的行为完全符合新刑法第271条的公司、企业人员职务侵占罪。李×系公司委任的项目负责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特殊主体的特征;李×侵占的是实业公司本应得到的项目转让金的一部分;李×的侵占行为之所以能够得逞,是其利用了项目全权负责人的职务之便。对于这样一起严重的经济犯罪案件,实业公司运用民事诉讼手段来解决,显然在案件定性和诉讼策略上出现严重失误,无法达到惩治犯罪挽回经济损失的目的。如果继续以不当得利为由提起上诉,同样不可能胜诉。本所迅速调整了办案策略,决定以刑事手段作为本案的突破口。一边准备上诉材料,明确提出本案不属经济纠纷而有经济犯罪嫌疑,请求二审法院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的意见;同时,向北京市公安机关经济犯罪侦查部门正式提出报案材料,请求公安机关对李×的职务侵占犯罪嫌疑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受理了实业公司的控告,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调查、取得了充足的证据,证明所谓4000万元委托贷款实质是转让项目款的一部分。同时,还查明了李×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了公司其他财产1000余万元(包括十几辆豪华轿车,数栋豪华住宅)。李×侵占公司财产共计5300余万元。除了被李×挥霍的款项及其儿子潜逃出境携带的部分款项外,实业公司最终追回了近4000万元的财产损失。
  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期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同样的理由维持了一审的民事裁定。
  本案是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实施后,重新调整刑事案件管辖,由北京市公安机关受理的首例特大职务侵占犯罪案件。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