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涉嫌诈骗5000万元贷款被刑事拘留,经律师提供法律帮助获准取保候审

 

<<返回

基本案情:
 

  上海××海产有限公司(以下称海产公司)是上海一家知名的民营企业。1996年该公司拟在海南省建立远洋捕捞基地,这一举措得到了上海市政府的支持,海产公司决定拟通过上市来解决大量的建设资金。1997年海产公司与中国××信托投资公司(后改名为××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称信托公司)洽谈,拟从信托公司融资5000万元作为上市前扩大生产经营规模、按照上市要求改造公司的资金。 信托公司当时具有证券承销资格,为了争取成为海产公司上市的主承销商,同意以贷款的方式给海产公司融资。从当时公司上市的操作常规看,券商这种融资方式是安全的,因为公司上市后募集到的资金首先必须全部转到主承销商的账上,券商可直接从账上扣收自己贷给对方的融资金额。鉴于此,券商在贷款时对手续要求并不严格。当时,信托公司要求海产公司找一家贷款担保公司,后海产公司找到海南省××保健公司(以下称保健公司)并经信托公司同意由其作为担保人。在审查当时保健公司提供的信用担保手续时,信托公司并没有认真把关。1997年12月,海产公司从信托公司贷款人民币5000万元,保健公司提供信用担保。贷款到期后,海产公司由于国家上市公司政策的改变而没有取得上市指标,未能实现上市的目标,且企业由于多种原因经营陷入困境,没有及时还贷,信托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由海产公司和保健公司承担连带归还贷款和利息的责任。判决生效后,经长达两年的强制执行,海产公司和保健公司仍无力执行判决。信托公司遂于2001年10月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报案时其将在办理贷款手续时并不关心的担保手续中存在的瑕疵作为报案的证据。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后,没有找到提供担保手续的保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即将当时负责具体经办担保的康×刑事拘留。
  本所律师接受委托后,认为本案能否构成贷款诈骗罪还需进一步调查研究,但康×主观上并不知情,认定为共犯,显然证据不足。律师协助康×家属以家属名义向有关公安机关提出申诉材料(附后),公安机关在刑事拘留到期后将强制措施改为监视居住,最终决定将康×取保候审。现案件已撤销。


附:
 以康×家属名义递交的申诉材料 
北京市公安局领导: 
  我丈夫康×,12月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贷款诈骗罪刑事拘留。我认为这完全是一起贷款引起的经济纠纷,康×的行为根本构不成犯罪。恳请领导督促办案单位严格把关,查清事实,依法办案。 
  事情的过程是,1997年12月上海××海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产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蔡××)从中国××信托投资公司(后改名为××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称信托公司)贷款人民币5000万元,由海南××保健品有限公司(以下称保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提供信用担保。贷款到期以后,由于多种原因,借款企业没有及时还款,产生纠纷。这完全是一起民事借贷关系的案件,因为:
  一、该起案件已经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法院在审理中并没有发现存在经济犯罪问题,也没有将本案中止审
理,移交公安机关。同样一起案件法院判决后公安机关再抓人,在案件定性问题上显然存在严重问题。
  二、康×在贷款过程中只是具体经办人,并没有直接的决定权,也不是借款单位和担保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如果在借款的担
保过程中有违规的情况发生,康×也是不知情的,不应让其承担刑事责任。
  三、在借款过程中,海产公司和保健公司没有编造任何虚构的理由。信托公司同意借款是因为其通过全国工商联和中国证监
会调查了解到海产公司正在申请上市,而且已具备上市资格,上市只是个时间问题。在得到海产公司承诺给其主承销商资格的前提下同意贷款。后由于上市发行方式的改变,海产公司没有成功上市,这是由于客观政策环境造成的,而不是虚构上市的事实,骗取贷款。
  四、海产公司和保健公司将贷款用于上市准备,做了大量工作,包括生产规模的扩大、市场网络的建设、新产品和新项目的
开发与建设、广告宣传、企业重组等,这其中没有任何个人侵吞挥霍贷款的问题。贷款到期后保健公司作为担保单位还主动替海产公司向信托公司支付了近一年的贷款利息。之所以没能按时偿还贷款是因为两个企业在经营上陷入困境,资金周转出现严重问题,与诈骗贷款有本质上的区别。     
   综上,康×的行为显然构不成犯罪,恳请领导督促办案单位严格把关,以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此致

                                       

                                    家属:冯×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