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特大走私、非法经营罪案

 

<<返回

案例提示:

  北京某纺织工业有限公司报关员叶××,在其工作期间和姚××(公司总经理),洪××、洪×先后伪造来料加工进出口合同3份、销售应出口而在境内销售的保税羊毛200吨,偷逃税款(关税及增值税)283万余元,销售应出口而境内销售保税羊毛100吨,偷逃税款141万余元,伪造北京海关进出口合同,骗领来料加工手册15本获赃款43万余元。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于98年5月15日提起公诉,认为叶××、姚××、洪××、洪×为企业及个人谋取非法利益,相互勾结、使用非法手段,骗取、海关、偷逃关税,倒卖进出口许可证,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四被告人分别触犯了走私普通货物罪和非法经营罪,数罪并罚。
  此案中,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叶××在此案中起主要作用,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及相关解释,有可能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本所的律师依法认真查阅了本案的有关证据材料,研究了检察机关的起诉书,多次会见了被告人,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最大化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叶××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

附: 辩护词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依照我国法律的有关规定,本人受被告人叶××亲友的委托,并征得叶××本人同意,为其担任一审辩护人,出庭进行辩护。接受委托后,本人依法认真查阅了本案的有关证据材料,研究了检察机关的起诉书,多次会见了被告人叶××。今天又听取了法庭调查,对本案的实际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现就叶××涉嫌走私、非法经营一案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一、 在本案中叶××的行为是单位犯罪。
  单位犯罪是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等法定单位,经单位集体研究决定或由有关负责人员代表单位决定,为本单位谋取利益而故意实施的,或不履行单位法律义务、过失实施的危害社会,而由法律规定为应负刑事责任的行为。
  本案中叶××作为单位的报关员在单位领导直接授意下,在其职务范围内履行单位对外签订的来料加工贸易合同,获利人也是单位。单位因此偷逃了应该交纳的进口税,其他获利用于和准备用于单位的业务活动,这也是经向单位有关领导请示并得到有关领导指示后安排的。从刚才的法庭调查中已经清楚地反应出来。因此,本案应为单位犯罪。
  二、 叶××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是次要作用。
  本辩护人对起诉书的定性不持异议,但认为走私一案中叶××所起的作用是次要作用。
  首先在单位走私案中叶××没有参与预谋,也不知道预谋的内容和内情,主观上没有走私的故意。这从刚才的法庭调查及洪××、刘××的讯问笔录中可以得到证实。
  第二,叶××在单位的职务是报关员,他是奉命行事并按照正常的工作程序工作,没有违规操作有关来料加工的业务活动。
  第三,在单位走私案中叶××没有伪造来料加工贸易合同。主观上没有骗领来料加工手册的故意。由于叶××没有参与单位走私的预谋,不知道洪××、洪×的真实身份,只是经人介绍说是香港某大公司的代表,因此叶××不可能辨认来料加工贸易合同是假的,叶××主观上认为合同是真的,那么叶××就不存在骗领来料加工手册的主观故意。
  另外在单位走私案中,叶××也不可能知道出口报关单是假的,事实上当时海关也没有辨认出出口报关单是假的。上述在刚才的法庭调查已得到证实。
  综上所述叶××在单位走私案中没有参与预谋,不知内情,主观上没有走私的故意,只是奉命行事,所起的作用是次要的,这一点请法庭量刑时予以考虑。
  三、叶××没有将单位非法经营中所获据为己有,而是经向有关领导请示、汇报,并得到指示后,作为单位业务活动费用。其中一部分已在业务活动中支出,并留有票据;剩下的部分只是由叶××保管。这一点请法庭定罪量刑时予以考虑。
  四、叶××在案发后,认罪态度较好,如实供述所犯罪行,退交所保管的赃款赃物,并积极主动配合公安机关、海关抓获其他案犯,有立功表现(见北京海关调查局“情况说明”)。这一点请法庭定罪量刑时予以考虑。
  上述辩护意见,请法庭予以考虑。


                             辩护人: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 
                                    雷铭 范军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