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法专题】(一)案例解析—财富传承or家庭悲剧

 

继承法

 

导读

    清明节假期是祭奠先人,寄托哀思的传统节日,延续了千年来中国人注重家庭,珍视亲情和血脉传承的基本观念。而在假期里,打开电视,各类家庭纠纷调解类节目随处可见,大部分涉及继承问题,尤其是父母留下的房产,成为子女争议焦点。这一现象与清明节的整体氛围格格不入,而基层法院每天也上演着各式家庭闹剧,父女反目,兄弟相争,义与利严重倒置。究其原因,相对复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房产价值直线飙升,富足后的中国人重新开始面对如何传承财富的问题,而旧有观念依然残存,与当今法治社会的法治精神格格不入,形成冲突。此前,一篇涉及杭州一独生女无法顺利继承父亲房产的报道又引来网民一片热议,人们对继承法的认识不足一览无遗,对继承相关法律问题的关注也甚嚣尘上,如何避免先人离去加剧家庭继承悲剧,如何保证家族财富传承有序,让我们通过《继承法》系列专题一窥究竟。

 

案例分析

一、 案情介绍

    小美的父母在1981年结婚,于2002年在北京购买了一套三居室。登记在母亲名下。2009年小美母亲因病去世,2012年小美的姥姥去世,母亲与姥姥都没有留下遗嘱,小美姥爷早在1997年就已经去世。小美母亲还有其他4个兄弟姐妹人,分别居住在全国各地,小姨一家已经移居美国。其中大舅早在1992年就已经去世了。小美与父亲一直居住在父亲名下的一套房中,所以一直没有去办理母亲名下这套房屋的过户,近日由于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母亲名下这套房是学区房,小美想将女儿户口迁入这套三居室内,并将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作为独生女,小美在父亲的陪同下去房屋管理部门咨询过户事宜,对方说需要房产证、母亲的死亡证明、以及公证处出具的继承公证书,或者法院的判决书才能办理。小美去了公证处,公证处要求必须联系小美母亲一方的亲属,才能办理公证。小美父亲非常不理解,一再和房屋管理部门及公证处解释,小美母亲一直因病未上班,是家庭妇女,家中大事一直是父亲说了算,此次将房子给独生女,为何如此麻烦,与小美母亲的亲属又有什么关系。但父亲的申辩未获得相关部门的认可,过户的事宜陷入困境。

 

二、 案例分析

1. 法律解析

    本案例看似不近情理,实际不然。

    首先,此房屋是父母婚后购买,虽然登记在一人名下,原则上是夫妻共同财产。其次,母亲去世时,无遗嘱,按法定继承,这套房屋母亲所有的部分作为遗产,其第一顺位继承人是还在世的姥姥,父亲和小美。最后,姥姥去世后,其所继承的此房屋部分,转继承到姥姥的5个子女,由于大舅和小美母亲已经去世,由大舅的子女和小美代位继承他们的份额。

    综上,房屋管理部门和公证处是依据法定继承来处理的此类事情,符合法律规定。小美母亲的亲属需要明示放弃他们的继承份额,才能完成公证,一旦无法达成一致,需要通过法院裁判。

2. 经验总结

    这种情况的出现,在当今社会并不是个案,具有一定普遍性,仅就此案而言,如果想避免此类问题出现,需要做两件事:

(1)母亲去世时留下遗嘱,将其房产份额只留给小美

(2)母亲去世后虽未留遗嘱,但及时办理房屋过户,与姥姥商议放弃继承的事宜,或姥姥留下遗嘱,放弃此房屋份额的继承。

3. 旧有观念及误区

    在过去的观念中,家产如何分,家中男性长辈单方决定。“男尊女卑”、“传男不传女”的思想盛行,家中女性没有继承的权利和分配的话语权。而人们的焦点也都集中在父母的财产分给子女,但当子女先去世时,人们自然认为财产应该延续往下传,而忽视了现代法律规定,在世的父母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而由于一些老人认为在世时立遗嘱,讲身后事,不吉利或怕子女有矛盾,甚至不尽赡养义务,最终未留下遗嘱。这些观念在当今社会就会留下很多隐患,法律并不强行干涉合法私产处置的自由权,只有当事人怠于行使权利时才通过法定继承来解决。而当事人对继承问题的存在误区、怠于行使权利、观念老旧、过于自信等问题,最终导致家庭继承纠纷的频发,许多家庭原本和睦有序的关系,因为老人去世,拆迁,房产继承等问题产生矛盾,家庭亲情被撕裂,甚至酿成人伦悲剧。

 

【结语】

    在当今法治社会,法律常识成为公民的必备知识。有句法律名彦:“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本案如果不是小美一家怠于行使自己的权利,一再错过可以简单解决问题的机会,最终给自己增加了办理相关事宜的各种成本,这也背离了法律的立法初衷。为此,在专题的后续部分中将为大家介绍遗产继承涉及的范围、法定继承的顺位、继承权的取得与丧失、继承方式、遗嘱设立方式等基础法律常识,敬请专注。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