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亿中超版权VS体育赛事版权保护

 

80亿中超版权VS体育赛事版权保护

 

背景】:

    2014年10月20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按市场原则确立体育赛事转播收益分配机制,促进多方参与主体共同发展。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2015年10月28日,中超联赛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暨2016-2020年中超联赛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合作伙伴的签约仪式,正式宣布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成为中超联赛新一周期内的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全媒体版权合作伙伴。体奥动力付出80亿获得中超联赛未来5年的全媒体版权。在新赛季中超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国内球迷不但可以欣赏到天价外援的精彩表演,也深切地感受到我国体育产业投资的澎湃热潮。腾讯花5亿美元购得NBA联赛未来5年在华的独家转播权,PPTV以2.5亿欧元获得2015~2020年西甲联赛在中国地区的独家全媒体版权。乐视体育先是以4亿美元拿下了中国香港地区的英超版权,随后又拿下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目前,乐视体育已经购入16类体育项目、121项比赛的版权······。如此同时,随着网络媒体、手机媒体、数字电视等数字化新媒体对大众生活的强势介入,大众收看体育赛事的习惯也悄然发生着变化。网络技术、数字技术的不断发展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不法侵权者提供了更多的手段和空间。而现行法律面对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遭受了极大挑战,在大力发展体育产业这个大背景下,体育赛事版权保护必将成为第三次修改《著作权法》时一个焦点问题。

 

现状】:

    如前所述,新媒体、新技术的涌现,体育赛事版权竞争愈加激烈等现实情况对我国现有的著作权保护法律体系形成了不小的冲击和挑战,具体体现如下;

1. 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

    现行的《著作权法》第三条“著作权客体”未将体育赛事及体育赛事节目纳入受保护的对象,第十条“著作权内容”中“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第四十五条“广播组织专有权”等相关权利并未将“转播权”纳入,也未明确在网络等新媒体上如何界定以上权利的边际和适用,以及体育赛事及体育赛事节目是否拥有以上权利中的那一项,也未规定针对体育赛事的转播权概念。

    由此,体育赛事直播或转播的法律性质不明确、体育赛事类节目的著作权权利归属和权利内容不确定、体育赛事类节目的法律保护存在灰色地带。目前只能通过效力层级较低的规章制度或规范性文件规定体育赛事转播权,甚至是《奥运宪章》、体育协会、赛会组织者的相关文件来调整相关法律关系,再由相关主体通过合同约定权利义务关系,这对于权利的保护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2. 存在学理争议

    现在学界对体育赛事不属于著作权保护的客体这一问题上,基本取得一致。因为体育赛事本身不具有著作权特征中的独创性,不是智力成果,也不可复制,不属于作品,不受著作权保护。

    但学界虽然普遍认同体育赛事与体育赛事节目的区别,但对体育赛事节目是否属于作品,享有何种权利,如果属于作品,又属于哪一类作品,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还是录音录像制品,视听作品?广播组织专有权是否延及网络等新媒体?广播组织是否应该享有对网络传播的控制权?大家争相竞价获得的体育赛事版权是否可以用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邻接权来界定?以上这些问题还需要等《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后来明示。

    针对体育赛事节目是否为作品,笔者倾向此观点:体育赛事节目及转播的制作程序,不仅包括对赛事的录制,还包括回看的播放、比赛及球员的特写、场内与场外、球员与观众,全场与局部的画面,以及配有的全场点评和解说。而上述的画面的形成,是编导通过对镜头的选取,即对多台设备拍摄的多个镜头的选择、编排的结果。是一种创作性劳动,具有独创性,应当认定为作品。

 

3. 司法实践层面审判依据不统一

    正是由于立法空白与学界的争议,目前针对体育赛事节目直播、转播,尤其是在网络等数字化新媒体上的侵权行为并没有得到的有效遏制,司法判例较少,裁判尺度与审判依据不统一。实践中甚至多依靠各级政府机关组成联合工作组,打击相关赛事节目的盗版侵权,这是一种在法律体系不健全情况下的临时应对之策。显然,只有在立法层面解决此类问题,才能真正的建立起预防体育赛事版权侵权的法律体系和长效机制。下面列举近几年一些相关司法判例,通过这些案件的判决结果及法律适用可以窥见目前司法实践层面体育赛事版权纠纷的情况。

 

案件名称

判决时间

判决结果

主审法院观点 

体奥动力诉土豆网侵犯亚洲杯赛事播放权

2013(二审)

原告诉讼请求被驳回

无证据证明原告对体育赛事节目享有权利。体育赛事节目体育赛事是两个概念。

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诉上海视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2012(一审)(2010)穗中法民三初字第196号民事判决

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合计人民币6万元

1.开幕式节目构成我国《著作权法》中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2.被告提供开幕式节目的搜索链接,因其指向影像源自原告网站,故不构成著作权侵权
3.被告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央视国际诉土豆网播"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2014(二审)

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合理费用7千元。

1.原告“奥运会开幕式”节目可以作为作品予以保护

2.被告未履行合理的注意义务               

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诉北京天盈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中超联赛之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

2015(一审)北京首例因体育赛事转播权引发的纠纷。

被告停止播放中超联赛2012年3月1日至2014年3月1日期间的比赛,在凤凰网首页连续七日刊登声明以消除不良影响,同时赔偿新浪互联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

1.赛事录制形成的画面,构成我国著作权法对作品独创性的要求,应当认定为作品
2.被告行为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确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属于“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

  

展望】:

    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次将体育产业提升至与群众体育、竞技体育并列的高度。作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体育产业作为创新产业、朝阳产业、绿色产业,具有资源消耗低及附加值高等诸多优势,我国体育消费市场空间大、潜力足,《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5年打造5万亿规模的体育市场,体育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如前所述,虽然我国体育事业起步晚,但是发展迅速,在这一过程中,也凸显了相关法律尤其是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旧有体系的不足,时值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共同探讨如何从体育赛事版权方面更好的构建相关法律体系,为未来我国体育产业蓬勃发展保驾护航,显得意义非凡。综上所述,不论是从立法层面、学术层面还是从司法实践过程中看,关于体育赛事版权保护的相关问题目前并没有统一明确的结论意见,这也为正在进行的《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工作留下了很大的调整空间。尤其是在著作权的客体、权利内容、权利归属等方面,是否可以引入“视听作品”概念,将“广播权”修改为“播放权”,解决其与“信息网络传播权”难以区分的问题,在著作权权项中是否可以明确界定网络转播(直播)等问题上,值得深入探讨和研究。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