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与世纪老人的对话

 

 

    公元2016年的五四青年节,距1919的那场爱国运动,已近百年;距东吴大学法学院1915年的建立,也已过了百年;这一个百年,风起云涌,气象万千;这一个百年,沧海桑田,白驹过隙。在这忽然间,也是物是人非,多少经纬巨擎来了又去,百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青春呐喊,召唤了中国这百年的浮沉云起。这一切注定会被铭记,那一张张鲜活的青年面孔。

 

    每到这个时候,人们都在怀念那激情澎湃的瞬间,感怀百年前心怀寰宇的青年们那冲天的豪情。如今百年已过,我们是否该和老去的他们,坐下来,静静相守对望,品一壶香茗,说说话聊聊天。与世纪老人对话,总有种无言的幸福,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东吴大学的百年,为我们留下了太多,而那些东吴老校友,曾经叱咤国际律坛的风云志士,感怀天下的青年才俊,总是我们最为怀念的风华,是我们最好的老师。他们给了我们最好的寄望:赵朴初老先生也挥毫题下“东吴大学北京校友会”。倪征倪征燠大法官亲题“祝东友律师事务所成立,法学俊彦”(1996年2月);杨铁樑先生手书“东友律师事务所创立,发扬东吴校友法学优势,为社会服务,为法制建设服务”。 

    老人们就是那群曾经热血的青年,如今,他们希望我们沿着足迹,继续前行。身负使命,心怀梦想,道路的崎岖只能诠释我们的决绝坚持,前路的未知只能唤醒我们内心的磅礴渴望,百年一梦,云卷云舒,繁花过境,铅华洗尽。 

    带着老人的寄托,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走到了第20个年份,这20年,改革创新,又是两代律师的传承,朴素踏实的东友人时刻不忘使命,砥砺相携。

 

    最后让我们一起来品读东吴大学校友,钱钟书先生的遗孀,如今已105岁的杨绛先生写给我们的一些话: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这个五四,与世纪老人对话,静心潜行、如琢如磨、心怀敬畏、勿忘初心。

 

    在下一个百年,真心希望雷洁琼老先生亲手写下的“东友律师事务所,东吴精神、代代相传”;还能历久弥新,有序传承。如此这般,岂敢懈怠,负了韶华。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