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蓉非法律意义上的过错方,不可能“净身出户”,案件最终可能走向调解--魏鹏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部负责人

北京市律师协会婚姻与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魏鹏律师

 

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王宝强马蓉离婚案开庭的新闻再次成为娱乐新闻头条,吸引了全社会的关注。王宝强在该案中的命运走向让无数善良的普通民众牵肠挂肚,而马蓉、宋喆的行为却突破了大多数人的道德底线,王宝强的遭遇获得了全社会的极大同情,此离婚案折射的社会问题已经超越了单纯的法律事件,而上升为全社会范围的道德评判,成为社会舆论与法律审判的综合呈现。正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如今马蓉在这场战斗中出师未捷,却已是声名狼藉,该案社会导向已一边倒的向王宝强倾斜,该事件是对中国儒家思想“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最好诠释。此事件的出现和被关注都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明星离婚案件成为新时代的样板戏,折射出大众的不安、恐惧以及愤怒,以及对当今社会价值观和现代婚姻理念的重新审视和反思。从某种意义上看,也是一种对传统观念的回归和再认识。

 

二、马蓉非法律意义上的过错方,法律不会判决马蓉“净身出户”

法律与道德本应相辅相成,法律需要道德的奠基和撑持,道德的实施也需要法律的强制保障,但因其二者调整范围及实现手段的不同,使得两者并不能等同。不仅仅是马蓉离婚案,现实中很多案件我们也希望看到出轨一方能够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但是法律规定调整范围是有限的,在马蓉离婚案件当中很难通过法律途径得到一个大众期待的审判结果,甚至马蓉非法律规定的过错方

 

     我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重婚的;

  (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三)实施家庭暴力的;

  (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即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二条规定:“婚姻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六条规定的“同居”的情形,是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

 

以上法律规定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常说的“出轨”和法律意义上的“同居”是两个人概念,法律上的“同居”关系要求的是一种“持续性、稳定性的共同居住”,而只有达到上述法律规定的“同居”关系,才能认定为“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所述的过错方,进而在分割财产上不分或少分以致达到大众期待“净身出户”的结果。

 

就王宝强、马蓉离婚案而言,王宝强律师宣称掌握大量证据,但是其证据是否能证明马蓉与宋喆这种同居关系的稳定性,持续性,现在还是一个疑问,而能证明马蓉出轨,甚至证明其多次出轨都不能视为法律上的这种同居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出轨一方并不会因此在分割共同财产上有必然的损失,也就是单纯的“出轨行为”更多的还是受道德评价,很难受到法律制裁。但是王宝强案件毕竟影响力较大,民众对该事件的看法及形成的社会评价,都会对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产生影响,法官也可能在分割共同财产上对王宝强有一定倾向性,但是绝不会因为马蓉的“出轨”行为判决在离婚的同时“净身出户”

 

三、案件诸多不利因素,最终可能走向调解

虽然王宝强律师声称手中掌握大量证据,但是该离婚案从整体上看,想完全达到王宝强及公众的预期是比较困难的。诚如上述分析,马蓉虽可能有“出轨”行为,但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过错方。其次,马蓉身在美国可能已经将大量财产转移到国外,即使法院判决王宝强能够分得多数财产,中国法院判决在国外执行困难重重,中国法院的判决在国外未必有执行力,要依赖于中国与转移财产所在地国签订的司法协助协议,而且程序复杂、过程漫长,送交相关法律文书都需要外交途径。再次,孩子抚养权的争夺也将增大双方调解的可能性。对于两个孩子抚养权的处理,法院常规处理方式为夫妻双方一人抚养一个孩子,王宝强很难得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在此情况下即使能够让马蓉“净身出户”,为了另一个孩子的成长,相信王宝强也会从中作出妥协,为其留出充足的资金以供养孩子的基本生活。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