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出台在即--周计策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周计策律师

【编者按】: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金融新业态不断呈现,目前立法和相关行业规范的陆续出台与业内日新月异的变化相比,略显力不从心,随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诸多乱象不期而遇。不但考验着普通投资者的鉴别能力,也冲击着合法金融企业的相关业务。部分无良企业挂着各种新兴金融概念的名号,将罪恶的手伸向了老人,采用虚构境外知名企业网站或投资项目、办金融学习班、养生讲座、免费体检、免费旅游、发放小礼品方式,许以高回报,将老年人的养老钱席卷一空,随后公司注销携款消失,使维权都十分困难。这也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16年10月10日,在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经验交流会上银监会党委委员、主席助理杨家才透露,银监会将加快推动出台国务院《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使非法集资法律界定清晰化、职责分工法定化、查处主体特定化,实现对非法集资链条、穿透式综合治理。”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周计策律师结合其多年公司业务法律顾问及诉讼经验,为相关公司企业及公众讲解了此条例的出台背景和非法集资涉及的相关法律法规。

 

在互联网+时代和新常态下,非法集资行为高发蔓延,加快《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的出台是对遏制非法集资、维护金融、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升级。为惩治打击非法集资行为,根据时代发展已经先后由四类立法主体以不同法律阶位制订发布了众多系列法律法规。

 

一如国务院作为制订主体的早于1998年7月13日发布施行的第247号令即《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等等;二如各部委和中央直属机关作为制订主体的为数更多,如2007年7月25日颁布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处置非法集资活动中加强广告审查和监管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等等;当然“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作为国家立法机关对《刑法》的修订、修正或修改,以及“两高”作为最高审判和检察机关作出的司法解释都专门有对非法集资相关行为的规定。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国务院就批准成立了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并制定了《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工作机制》

 

其实,今年8月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从另一角度也是一部预防和禁止非法集资行为的规范;这次加快出台《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从行政的角度重点专门惩治非法集资行为,应属于行政法规的范畴,且此前已向各省人民政府征求相关意见,将会“千呼万唤始出来”。

 

目前新型市场经济中由于存在鱼目混珠,各种非法集资行为名目繁多、层出不穷,这是对法治市场经济的破坏,也是对守法公民或单位的合法经营权和财产权的侵犯;惩恶也是为了扬善,有利于保护和促进经济良性发展和法治化等。后者非常重要,因为笔者担任一些合法经营的互联网借贷公司、小额贷款公司、金融类企业法律顾问时,帮助公司或企业保持合规、避免风险是律师和企业共同关注的焦点。

 

那么如何认定非法集资行为?非法集资行为各法律主体法律责任和后果如何?经营中如何避免公司涉嫌非法集资?前两点是立法和执法的关键,后者更是律师的实务和对顾问企业的使命所在。

 

首先,对于非法集资行为的认定,行政法范畴和刑事范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行政性质认定并非刑事程序的前置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性质认定问题的通知》相关规定:“行政部门对于非法集资的性质认定,不是非法集资案件进入刑事程序的必经程序。行政部门未对非法集资作出性质认定的,不影响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审判。” 最高法最高检和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再次作出同样规定。

 

行政上关于非法集资行为的特征或构成要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的要素为三个:一是未经有关监管部门依法批准,违规向社会(尤其是向不特定对象)筹集资金。二是承诺在一定期限内给予出资人货币、实物、股权等形式的投资回报。三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集资目的。而刑事上认定较为复杂。

 

 

刑事上,非法集资并非具体罪名,与非法集资行为相关的罪名主要有四个:一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二是集资诈骗罪;三是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四是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


每个罪名其构成要件和要件的具体解释此处不再展开赘述。当然是否构成犯罪和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刑事责任大小还要看其行为是否达到法定的标准,其规定包括但不限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标准》《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等。

 

其次,在经营中保持合规和避免风险尤为重要,一要做到准确全面掌握法律法规,因为涉及非法集资的法律法规比较繁多分散;二要及时关注新法及时调整更新经营模式,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和新常态下立法和法律法规修订十分频繁;三要做到及时发现风险及时采取法律救济措施,因为需要防止情节和后果严重化。

 

可以预见,《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出台的急迫性和力度,将会进一步促进广义金融经营领域法治化和重新调整市场格局,相关市场主体只有进一步提高风险意识才能保证生存和发展。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