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家暴,受害一方该不该离婚?--徐晓峰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部 徐晓峰律师

 

【编者按】:

2001年一部名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电视剧引发社会热议,观众深深记住了冯远征所扮演的实施家暴的丈夫形象,也引发了全社会对家庭暴力的关注和反思。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家庭暴力问题不容乐观,“男尊女卑”、 “家暴是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丑不可外扬”、“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等传统观念成为家暴问题突显的诱因之一。而我国相关的立法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演进过程,从1995年中国首部《中国妇女发展纲要》中第一次提出“坚决制止家庭暴力”;到2001年《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家庭暴力;再到2015年7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草案)》;最终于2015年12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获得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并于2016年3月1日正式施行,整整21年间,背后有多少曲折故事和家庭离散,有多少本不该发生的恶性案件被真实呈现在公众面前。为此,徐晓峰律师在对其多年离婚诉讼经验进行总结后,对家庭暴力的成因进行了浅析,并从家庭暴力对离婚诉讼的影响这一角度为公众进行了必要的提示。

 

一、“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家暴带来的深度之伤。

从恋爱到结婚,谁都对自己的婚姻生活有过美好的憧憬,在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新人们也都坚信自己的婚后生活可以幸福长久。然而律师在处理由家暴引发的离婚案件中,往往会从受害人一方的倾诉中听到诸如这样的话语:“婚姻太可怕了”、“我不敢结婚了,以后要自己过一辈子”、“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找谁都不靠谱”;那些因家暴而离婚的当事人,当再次选择恋爱和婚姻时,也往往都不再像初恋或初婚那样义无反顾和全情投入。“一次不幸,次次不幸”,俨然已经成为绝大多数被家暴者感情生活的常态。终结爱情只是表象,家暴给人们带来的更大伤害,是动摇了人们对于两性关系、对于幸福婚姻观念的认知。

 

二、家暴的本质探析----“控制”与“妥协”的虐恋

在家暴关系中,施暴一方追求的是两性关系中的权力和控制。“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不听就打,打到听为止”、“打一次有用,好,下回还打”是施暴者施暴过程中的典型心态。与之相对应,面对暴行,或基于对暴力的恐惧,或基于对婚姻关系维持的妥协,被打一方通常的选择是服从和隐忍。而家暴就在这“一进一退的反复循环中逐渐升级和愈演愈烈,最终酿成不可挽回的大祸和悲剧。

 

三、看清家暴,勇敢说“不!”

受害方应在家暴中应看清如下事实:第一,家暴是心理病变的一种体现,施暴者本身就是一个有心理疾病的“病人”; 第二,妥协不但不会缓解“病情”,反而会让施暴者的“症状”加剧;第三,家暴会让妥协一方也得上“”,变得无助(认为自己摆脱不了控制而自发放弃抵抗)、抑郁、恐惧焦虑等都是“病态”的典型表现。因此,只有不妥协才是根除家暴的根本方法,只有勇敢说不,才可以使自己避免进一步的更大的伤害

 

四、诉讼中“被家暴”是终结不幸婚姻的“良方”

在离婚纠纷案件中,夫妻双方感情是否破裂是法院在判决是否准许离婚的主要依据。而家庭暴力,是我国婚姻法体系中着重特别规定的一种“感情已经破裂”的情形,也就是说,如果婚姻一方以对方存在家暴为由提起离婚之诉,在现有证据客观充分的情况下,法院会一次性判决离婚,同时会依照受害一方的诉讼请求,判决施暴者对受害一方进行损害赔偿

 

五、司法实践中搜集家暴证据的要点提示

家暴行为一般是在夫妻相互争吵过程中随机发生。由于具有不可预测性,受害人往往无法预判家暴发生的准确时间,因此受害人若想在家暴发生和实施过程中取证(如录音、录像等),客观上几乎不可能实现。因此律师在此提示一些在收集家暴证据时的要点:

第一、安全为王,现场录音录像须谨慎!由于双方正在处于冲突爆发的过程中,直接的录音录像行为(如拿起手机拍摄或录音等),很大程度上会直接激怒施暴者,激化矛盾,给本来就处于弱势的受害人带来更大的伤害风险;同时施暴者在看到录音录像后,也通常会以各种方式将其隐匿或销毁;有“经验”的施暴者在施暴后还会检查受害人的手机设备,防止受害人录音录像。因此现场直接取证的方式并不建议采取,家暴发生时,受害人应将更多心思放在平息冲突和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上。

 

第二、报警记录才是认定家暴的核心证据家暴发生后,受害一方应第一时间选择报警,一来可以防止事态恶化,避免承受更多的伤害,二来可以形成书面笔录,形成家暴证据。家暴属于人身伤害案件,警方出警后会对双方进行询问,并形成询问笔录,每个人的笔录上会有其本人的签字确认。这份笔录中会明确记载施暴人对于家暴过程的自我陈述,这份笔录在法庭上会是认定家暴存在最强有力的证据!


第三、医院出具的诊疗病历—主张损害赔偿的关键家暴必然导致损害结果。家暴发生后,无论伤大伤小,受害一方亦应尽快去医院进行治疗,在控制伤情加剧的同时,第一时间形成损害结果的凭证。诊疗病历与事发报警记录一起,在时间上就形成证据链,证明了家暴行为的真实存在和对受害人造成的损害后果。

 

第四、注意收集“事后证据”。“事后证据”就是指在家暴冲突发生后可以一定程度上证明家暴发生的证据。比如受害人身体上受伤的照片、家暴后家中现场凌乱的照片、事后与施暴者就家暴过程的再次沟通等,这些证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家暴事实的存在。

 

参考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第二条 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重婚的;
  (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三)实施家庭暴力的;
  (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