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活,为何要不到钱还输了官司--你会用代位权讨债吗?!--周计策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部 周计策律师

 

案情简述:

A公司中标了B公司的火电相关工程项目后,将部分工程分包给了C公司,其后,因C公司向A公司索要相关工程项目工程款(本项目标的额近200万元,全部项目标的额近2000万元)双方发生纠纷,2015年C公司向法院提起代位权纠纷诉讼。

 

本案案由为债权人代位权纠纷,原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为C公司,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为B公司,第三人(二审仍为第三人)为A公司。

 

一审庭审中,经过三方认真举证质证和充分辩论后,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原告就分包工程进行施工,但原告与第三人、第三人与被告三方未能形成债权债务关系,原告起诉不符合代位权的构成要件,法院依据合同法解释一第十一条规定,裁定驳回了原告起诉。

 

原告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将本案发回重审,试图扭转本案裁决结果。二审审理阶段,三方均做了充分准备,合议庭也充分保障了三方的辩论权等诉讼权利,二审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认为:本案案由为债权人代位权纠纷,次债务人B公司对债务人A公司的抗辩,可以向债权人C公司主张,并且第三人作出的未怠于行使债权的主张系对债权人代位权的异议,经法院审查异议成立,根据合同法解释一第十八条等规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审裁定。

 

至此,债权人活也干了,资也垫了,钱未要回来,官司还输了;本案无论作为胜诉方的A公司和B公司一方,还是作为败诉方即C公司,都值得深入分析正反两方面原因。

 

律师分析:

关于代位法律制度,《合同法》《海商法》《保险法》等几部法律都有相关规定,但合同法规定的是代位权,保险法和海商法规定的是代位求偿权,前者和后者虽相差两字但绝非同一法律概念,这里只说合同法中之代位权。

 

既然为债权人配备了代位权这一法律利器,若善于行使和运用,其优势显而易见,一言以蔽之,若A欠B钱,C又欠A钱(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A又不转让和实现债权,在条件具备时(1)B可以不起诉A要钱而起诉C要钱,虽然B和C没有合同关系;(2)当然B也可以只起诉A要钱,这个不受影响;(3)另外B还可以先起诉A再起诉C要钱;(4)B起诉C胜诉后诉讼费由C承担。以上这些有利于解决公司和个人“三角债”、“讨债难”或“借钱容易要钱难”,当然代位权不只限于借贷法律之债。

 

但是作为硬币的另一面,如不善于行使和利用代位权诉讼,将会导致以下不利法律后果(1)举证责任严格,B不会举证或举证困难;(2)法院认为B不具备行使代位权的构成要件;(3)C对A的抗辩有权向B主张,而且A还可以提出异议,如果法院审查异议成立B就会被驳回;(4)虽然诉讼费没有损失,但会有其他方面开支损失。

 

本案中,如果C公司充分发挥、巧妙运用代位权诉讼优势,那么其请求就未必被驳回了。A公司之所以胜诉,正是其代理律师懂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运用法律武器亦不例外。

 

而法院的判决取决于也展现出法官的法律思维,笔者认为: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对方起诉乃依据合同法解释一第十一条之规定,该规定即为代为权的客观四要件,一审法院从客观方面作出驳回裁定体现出审判的公平公正;而二审法院依据合同法解释一第十八条两款规定,该规定不失客观性但同时赋予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在一审裁定基础上二审法院裁定体现了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和准确适用法律的原则。法官是中立的,但律师的法律思维依法影响法官的法律思维是必须的。

 

总之,代位权诉讼作为一项法律制度非笔者聊聊数言而能予以囊括(如代位权与管辖的冲突以及和第三人的关系等方面就很有研究与实践价值);但作为法律武器而言,是矛、又是盾,如何攻、如何守?笔者谨以此文做抛砖引玉。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