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无法继承父母房产的困惑--魏鹏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部负责人

北京市律师协会婚姻与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魏鹏律师

 

编者按】:

家庭财富的传承,无疑成为当今社会的重要话题。尤其是房产,随着房价的持续居高不下,房产已经成为家庭财富的核心部分。近日,一篇涉及湖北一名67岁的徐姓老人因为不能提供其“父母的父母”死亡的证据,无法继承父母留下房产的报道又引来网民新一轮热议。人们在对老人报以同情的同时,对继承相关法律问题的关注与困惑也甚嚣尘上。徐老先生“父母的父母”早在解放前就已经去世,如果在世也有150岁了,没有部门可以给他开具这份证明。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办理房屋过户呢?在新闻中给出的答案是悲观的,但在司法实践中,并非如此。就此类问题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部负责人魏鹏律师结合其多年办案经验,为公众做以下提示。

 

本案中涉及的继承公证是指公证机构根据继承人的申请,依法证明继承人继承被继承人财产的活动。办理继承公正时需要提供一些基本材料,例如,被继承人的死亡证明、被继承人遗财产的证明、继承人身份证、《居民户口簿》等,申办遗嘱继承或遗赠的还需提供被继承人所立遗嘱等。除了上述基本材料,在办理继承时,公证员会根据被继承人的具体情况,要求补充亲属关系证明、死亡证明等材料。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不遗漏同一顺序的每个法定继承人。《继承法》第十条规定了继承人的范围及顺序: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本案的老人作为被继承人的子女,固然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依法享有继承权,但其在办理继承公正时,他还要提供亲属关系证明,以确保公正处能查明同一顺序所有的法定继承人,无遗漏。如果继承人有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还需要出具死亡证明。

 

公证处这样的要求有现实必要性,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而在实际办理过程中,亲属关系证明一般由户籍地派出所或者档案存放单位出具。派出所出具证明也是基于待证明各方在同一户籍或曾经在一户籍上,但由于各种历史与现实原因,存在户口至始不在一个户籍的客观情况,也存在待查人员生活年代久远,尚无户籍管理制度甚至户籍档案丢失等客观情况导致无登记信息可查。这让申请继承公证的公民因无法提供公证机关所需材料而导致无法通过公证程序继承遗产。

 

公证程序中除亲属关系证明难以取得,部分继承人的死亡证明也存在客观无法取得的情况。例如,被继承人父母的死亡证明,如果被继承人年纪已经很高,如本案中老人的父亲,那被继承人父母去世的年代更久远,尚无死亡证明制度。当然,对这样的情况,不同的公证机关也有不同的处理,例如,有的公证机关明确指出:在特殊情况下,如被继承人的父母在解放前去世,难以出具死亡证明,那么如果被继承人的档案或其他材料中提过自己的父母已经死亡,那么可以取代死亡证明。在现实情况中,被继承人的父母死亡证明比较容易出现问题。不少申请人认为被继承人的父母死亡是当然的事,忽略这方面的证明,但这是不可省略的证据材料,一定要引起申请人的重视。

 

相比于公证程序对于档案、证明的严苛要求,民事诉讼在此类问题的处理上则有着更大的灵活性,这主要源于民事诉讼对于证据的认定有着与公证完全不同的规则。具体分析如下:

 

一、民事诉讼可以采纳更多的证据种类。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证据分为以下八类:1、当事人的陈述;2、书证;3、物证;4、视听资料;5、电子数据;6、证人证言;7、鉴定意见;8、勘验笔录。可以看出,民事诉讼的证据范围要远大于公证所需证明材料,这就大大提高了当事人证明待证事实的可能性。

 

二、民事诉讼对事实证明的要求相对不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民事诉讼的重要功能就在于调解纠纷,消除权利义务的不确定状态。考虑到诉讼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证明标准不可能,也没必要达到绝对确定的程度。因此,只要当事人能够证明待证事实非常有可能是真的,就可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三、在民事诉讼中,并不是所有事实都必须举证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 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一)众所周知的事实;(二)自然规律及定理;(三)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五)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六)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例如,八九十岁的老人继承父母的财产,凭日常经验可以判断其父母的父母应该已经离世,当事人就不需要再就此进行举证了。

 

综上,法院依托诉讼程序,在对事实的审查上有着更大的深度和广度,能够更加全面深入地了解待证事实;比起公证的审查方式,能够在更大程度上保证事实的确定性,因而也就没有必要像公证一样在档案和证明方面做过多的要求了。

 

公证继承和诉讼继承,在时间和经济成本上各有优劣,当事人应当根据面临的具体情况灵活选择程序,以最大限度保障自身的权益。具体到本案,徐姓老人遇到的诉讼困难仅是个案情况,产生这样的结果有多种因素,并不具有司法实践的代表性。事实上笔者所代理的多个类似案例最终都通过诉讼程序解决了此类年纪较大的继承人面临的困境。

 

(本文由牛雨师律师、徐菁菁律师协助完成。)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