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饭男离婚,家产该分一半吗?--徐晓峰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

徐晓峰律师

 

【案例分享】:

2004年初中毕业后,15岁的小宋就从小县城离家,来到大城市北京自己闯荡打拼。但是由于学历较低,加之其自身不求上进、游手好闲,来京近10年,也没有混出个什么名堂,10年来小宋陆续换过好几份工作,居无定所也没有攒下什么积蓄。2014年6月经朋友介绍,小宋进入了一家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公司任职司机。当年8月,在一次工作中小宋结识了某公司的高管小马。马女士家境富裕、长相甜美,又是留学海归,在旁人眼中是一个着实的白富美。小宋对小马一见倾心,随后便对小马展开了强烈的追求。为了追小马,能说会道的小宋辞掉了自己司机的工作,在小马的工作单位旁边租了个小房子,每天上班送下班接,嘘寒问暖体贴入微。起初小马是不同意的,但是小宋持续不懈的努力最终感动了小马。于是不顾家中的强烈反对,也不顾双方学历、经历、成长环境的巨大差异,小马最终决定和小宋走到一起。二人在2015年4月登记结婚,并在2015年11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爱情结晶,儿子旺旺的诞生。

 

这本应是个为爱摒弃传统守旧观念而幸福结合的经典故事,然而随后二人婚姻的发展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出于对未来生活的考虑,婚后小马家立刻出了550万在北京市中心区域买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一来想生活更加便利,提高生活质量,二来也是为即将出生的孩子的户口和学区问题提前做好准备。由于结婚时小马已经怀孕3个月,婚后小宋并没有急着找工作,而是陪在小马身边当起了家庭煮夫,给小马洗衣做饭,照顾小马衣食住行,生活花销靠小马父母接济,小两口的日子过得也还算平稳。但是在孩子旺旺出生后,双方的矛盾就开始逐渐滋生出来。小马希望小宋出去找个工作,过日子不能总靠花父母的钱,男人应该承担起挣钱养家的责任。而小宋的想法却是小马家境富裕,已经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或者小马再通过工作养家,将来直接承接家业就好,现在即便工作只是临时性的而矣。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小宋对找工作并未真正上心,面对小马的催促,小宋每次也都是敷衍了事,平时就窝在家里上上网,玩玩游戏。双方和孩子的生活开支基本上全都靠小马父母的接济维持。

 

二人的矛盾在小马休完产假回归工作后升级。每当单位同事闺蜜们谈论自己老公的时候,小马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边听着别人眉飞色舞地赞美自己的男人,一边再转念想想自己浑浑度日的丈夫,小马心里非常不是滋味。而小马的父母也经常在小马身边冷言冷语,暗指小马当初没有听他们的话,看错人了。小马迫于面子,每次都和父母争执,令自己和父母的关系也越来越恶化。面对这诸多的无奈、委屈、痛苦、愤怒,小马每次回到家中都尝试着和小宋倾诉,希望小宋可以承担起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可每次沟通换来的却都是小宋的敷衍和冷嘲热讽。“知道啦,我找工作,可现在工作不好找,得找到合适的,不能将就”;“我上班了,家里屋子谁收拾?把孩子交给你爸妈带我不放心,交给保姆更不放心”;“咱家缺钱吗?咱也没乱花钱,生活何必那么累,差不多就得了”。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双方的矛盾也在这一年中越积越深,二人结婚仅仅一年半后,双方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2016年10月,小马向小宋提出了离婚。

 

对于这段婚姻,小宋也早已没有了任何眷恋,但是双方在协商离婚时,小宋却提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错愕的条件,那就是小宋要求把在市中心的房产卖掉,售房款他要和小马平分;亦或者房子归小马,小马给他等同于房产价值一半的现金补偿。由于离婚时房产市值已经达到将近800万,也就是说,如果两方离婚,小宋可以分到400万的现金补偿。面对小宋提出的这个方案,小马自然是不会同意。当初买这个房子时小宋并未出过一分钱,全款都是小马这边出的,现在小宋竟然提出要房产价值的一半,小马认为这简直是无稽之谈。但小宋对此还有他自己的解释,他说,根据我国婚姻法,因为这套房子是在婚后购买,故应视为是夫妻共同财产,既然是夫妻共同财产,那么就应当按照一人一半处理,所以那一半房产是我小宋的,不是你小马的。同时,虽然我没有收入,是因为我在家里照顾你、照顾孩子、洗衣做饭,你小马在外面工作挣钱是为家里付出,我在家做家务也是为家里做了付出。小宋的一席话竟说得小马哑口无言,明明是自己花钱买的房子,怎么最后竟成了两个人共有了?明明是整天埋头苦干辛勤付出的自己吃了亏,怎么最后竟变成成天在家好吃懒做的小白脸吃亏了?因双方无法协商一致,小马一纸诉状将小宋告上法庭,要求离婚并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理,此案尚在审理过程中。

那么大家认为小宋该不该分得房产的一半呢?

 

【律师点评】:

一、“吃软饭”的本质是男方逃避承担家庭责任。

社会上的“软饭男”往往有如下特点:好逸恶劳、不思进取、小富即安、厚物薄情。软饭吃到最后,也往往就变了味,变成了“换”和“骗”,用色相换取物质利益,用情感骗得优越生活,是大众给“小白脸”们的典型评价。

“吃软饭”归根结底是男方在家庭责任承担上的逃避。在我国的婚姻文化中,“男主外、女主内”一直是夫妻在家庭责任分配中的主流价值观。就像女人要相夫教子、操持家务一样,男人在夫妻生活中的角色定位即应是努力工作,承担起挣钱养家的责任。

 

二、房产的分割应在法律和道德中寻求平衡

本案中,房产的分配涉及法律和道德两个层面的冲突。

法律层面上,因为房屋是婚后购买,因此根据我国婚姻法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相关规定,该房屋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既然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那么在夫妻双方离婚时,该房产应按照一人一半的原则进行分配。

道德层面上,房屋是由女方全额出资购买,男方对于购买房屋的实际贡献几乎为零,从这个角度考虑,房屋的财产利益应该全部归女方所有,男方也没有理由,也不应该向女方提出占据房屋份额的主张和要求。

笔者认为,法院在实际做出审判中,应兼顾法律和公平。在认定夫妻共同财产的前提下,应实际考虑双方对于房屋的实际贡献。就本案而言,虽然是夫妻共同财产,但是如果只是教条地按照“对半分”的原则将房屋权益中的二分之一判给男方,对于为了家庭辛勤付出的女方来说明显是显失公允的,法院在判决时应充分考虑男女双方对于家庭、对于房产的贡献程度。

 

三、“软饭”可以吃,但不能吃得“心安理得”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经历高潮和低谷,低谷时为了快速摆脱困境,被最亲近的爱人扶持帮衬一把,无可厚非。但是男人们应该明白,家人们送来的“软饭”并不好吃,“软饭”的滋味并不好受。在“吃软饭”的时候,切不可丢掉自己的抱负,迷失为家庭承担责任的初心,和停滞努力奋斗的行动。“吃软饭”不是理所应当,而是忍辱负重,因为它是在为你未来的崛起积蓄力量。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