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零口供办案--胡峰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

胡峰律师

 

在《人民的名义》的一段剧情中,汉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对京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肖钢玉说:我办过大量零口供的案子,要不你也办办?肖钢玉一时语塞。

零口供,即被告人不作任何供述,进而造成办案机关不能获得直接证据而无法定案的被动局面。对于零口供办案,看来确实让办案人员感到很是为难?其实不然。对于证据在学理上存在其中一种分类,根据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相互联系的性质即分为直接证据和间接证据。口供,又称被告人供述,还有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通常属于直接证据。物证、书证、勘验笔录通常属于间接证据。以下案例,即在被告人拒不认罪的零口供下作出的定罪处罚裁判。

 

【基本案情】

摘引《人民司法(案例)》2016第11期发布的(2015)沪二中刑初字第92号刑事判决书: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王某犯盗窃罪。

被告人王某否认公诉机关指控的4节盗窃事实,辩称其未到过被害人唐某父母、周某以及蒋某家中,去过晨兴商务楼内的“香港纯K”找一个女性朋友,不记得是否经过易成公司,未实施盗窃,涉案物品系其从他人处收购的。

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王某犯有盗窃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恳请法院本着“疑罪从无”“疑罪从轻”“罚当其罪”的原则,对王某无正当理由、持有赃物的行为,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罪量刑。

裁判观点系由于本案中没有关于王某实施盗窃的直接证据,而王某又对此提出辩解,根据现有证据能否认定王某实施盗窃,是本案的争议焦点。王某辩称从其随时携带的物品中和其女友周某暂住处查获的物品系从他人处收购得来,其应承担相应的证明责任,但是王某无法提供出售者的具体情况;进入易成公司需要密码或者门禁卡,外人不能随意出入;晨兴商务楼内虽然有“香港纯K”,但是没法从“香港纯K”直接进入易成公司。王某亦称其到过晨兴商务楼,去“香港纯K”找一女性朋友,但是无法提供该女性朋友的具体情况。结合王某无业,并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可以排除合理怀疑,应当认定其实施了盗窃。

 

律师评议】

现代刑事诉讼中,根据无罪推定原则,控诉方承担证明责任已成为一项普遍性原则,被告人一般不承担证明责任。然而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尽管法文化和法传统有所不同,但在遵循无罪推定原则的前提下,出于各种考虑,在立法和判例上都认为被告人在例外情况下应当承担证明责任。

综上,结合间接证据认定条件,在司法实践中,部分刑事案件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收集或者无法收集到直接证据,如果因此而不能定罪,会造成对犯罪分子的变相纵容。为此,《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05条规定,没有直接证据,但间接证据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一)证据已经查证属实;(二)证据之间相互印证,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三)全案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四)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足以排除合理怀疑,结论具有唯一性;(五)运用证据进行的推理符合逻辑和经验。因此,零口供并不是犯罪分子抗拒刑事处罚的尚方宝剑,在大量间接证据面前,应当合理分析形势,准确判断犯罪行为,不因一时精明,担了一世的责任。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