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对乘客有救助义务,但该义务不应被无限放大--方葳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

方葳律师

 

【基本案情】

2013年12月18日,夏某乘坐被告月亮河公共汽车公司所属的由被告邱某所驾驶的京XXX号公交车回家,该车经过X号公交线路玫瑰园路段时,夏某要求下车,邱某随停驶让夏某下车,夏某下车后不久便突然猝死在玫瑰园门口的绿化带上。夏某的妻子认为夏某的死亡系月亮河公司司机驾驶车辆存在违规行为所致,以运输合同纠纷为由诉至法院,要求月亮河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案件焦点】

月亮河公司是否应对夏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承运人的安全运输义务应如何界定?

 

【法律分析】

对承运人的“安全运输义务”应作限制解释,仅指承运人不得因其自身的运送行为而使旅客的人身、财产处于危险境地或遭受实际危害,而不应理解为承运人要保证旅客在运输过程中人身不受来自于任何方面的侵害、安全到达目的地。《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一条、第三百零二条对承运人安全运输义务的规定,其立法本意在于鼓励、要求承运人救助有困难的旅客,从而避免旅客在运输过程中出现危险,因此不应对承运人的该项义务做无限扩大,而应将该义务限定在运输过程,救助内容仅为旅客发生疾病、分娩及遇险的情况,除此之外承运人不应负有法定救助义务。

在本案中,夏某从公交车落地时,其与月亮河公司的运输合同已经终止,承运人也是在夏某离开公交车一段距离并处于站立状态时才启动离开,已尽到留意其是否安全下车的义务,因此月亮河公司对夏某之后的倒地猝死并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