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同居两次打胎,渣男悔婚索要彩礼,看法院如何处理?--徐晓峰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民事业务

徐晓峰律师

 

【案情简介】

郭先生与黄女士于2014年相识,2015年3月二人开始谈婚论嫁并同居,2015年7月黄女士怀孕,仅一个月后流产,2015年9月男方给女方彩礼10万元,2015年10月黄女士再度怀孕,2016年2月因矛盾郭先生提出悔婚,二人分手后黄女士通过引产手术打掉了孩子。后郭先生要求黄女士返还已经给付的彩礼,遭到黄女士拒绝,郭先生遂一纸诉状将黄女士诉至法院。法院经依法审理,最终判决黄女士返还郭先生部分彩礼钱人民币2万元。

 

【争议问题】

彩礼该不该还?法院判决是否合理?


【律师点评】

一、法院充分考虑案件实际情况,判决适当返还彩礼合情合法

 

本案中,黄女士虽然未与郭先生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是二人一直共同生活,法院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期间二人的开销、礼金数额、以及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对彩礼最终裁判适当返还而不是全部返还,符合情理法。

首先,从黄女士收受彩礼,至郭先生起诉发生纠纷,二人已经共同生活近半年。在法院已经查明的事实中,郭先生给付彩礼的时间是2015年9月初,同时郭先生自己承认,自2015年3月起,其就已经和黄女士同居生活,直至2016年2月。二人的同居生活将近整整一年,就算只计算给付彩礼后二人的同居时间,那也超过了半年有余。事实上,本案中的黄女士与郭先生二人虽然还无夫妻之名,但实际上早已经履行了夫妻之实,黄女士虽然还没有获得法律意义上妻子的名分,但实际上她已经在履行其作为郭先生妻子的义务,在二人的家庭生活中长期地进行着付出和牺牲。在此情形下法院考虑酌减返还彩礼的数额,是公平合理的。

其次,在二人短短的不到一年的同居生活中,黄女士两次怀孕,并进行了一次流产、一次引产手术,郭先生不负责任的行为给黄女士身体和心理造成巨大伤害。2015年7月,黄女士怀孕,后来进行了流产手术。2015年10月,黄女士再次怀孕,2016年2月又做了中期妊娠引产手术。一年之中,黄女士两次怀孕、两次手术,且第一次流产手术与第二次怀孕之间相隔时间极短,黄女士明显是在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又再次怀孕。姑且不论造成这样的结果,他们二人谁的错过更加严重,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黄女士作为女性一方,作为怀孕和手术的唯一的承受者,她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和伤害,是作为男性一方的郭先生根本无法体会、也是无法替代的。法院考虑到此情况而酌减返还彩礼的数额,也是公平公正的。

再次,导致二人最终分开的原因是双方之间的矛盾,两个人不能走到一起,双方对此事均有过错,郭先生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笔者对郭先生提出悔婚一事姑且不予置评,但无可非议的一点是,造成双方分手的原因是彼此在生活点滴中逐渐累积的摩擦,是双方在人生观、价值观和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和矛盾,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郭先生作为二人关系中的一方,对分手这一结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法院考虑到此情况而酌减返还礼金数额,公平合理。

 

二、 法院关于《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适用正确

《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该原审法条文中关于“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的规定,仅指“双方既未办理结婚手续,也未在一起共同生活”的情形,而并不包含“虽然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是双方已经实际长期共同生活”的情形,即本案中的实际情形。故法院根据现实情况,考虑到双方共同居住生活的事实,采用酌定返还彩礼的判决形式,适用法律正确,并无不当。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