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板民间借贷的悲哀--周计策律师

 

 

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

周计策律师

 

【案情}

2016年当年和之前几年,M实业公司老板因资金短缺向当地G合作社多次进行借贷,后双方因其中一笔80万借款存在争议发生纠纷。M公司认为此80万元与之前的80万元是同一笔借款,只须偿还一笔即可,如果偿还两笔将会十分冤枉;而G合作社认为是两笔独立借款,少还一笔也会十分冤枉。

双方协商未果,G合作社起诉M公司,两个80万,两次起诉,均要求偿还本息,均由当地某法院法庭承办。M公司只认可一个80万,对不认可的另一个80万提起反诉,要求解除借贷合同。后来G合作社申请法院诉中保全,查封M公司账号,M公司业务结算受到严重影响。

双方剑来剑往,加上地方承办法庭人事变动、庭长与双方的接触以及当地相关人员的关系,使得本案从简单变得异常复杂交织,法外又无比滑稽可笑。案件尚在审理中,但勤恳务实、不善交际的M公司老板和精明强硬、八面玲珑的G合作社老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映射出M公司老板不设防范、任人鱼肉的悲哀一面,也映射出一部分法官涉嫌和稀泥和有法不依滥用法律的黑暗一面,以及映射出各种化身的高利贷经营者削尖脑袋钻营法律的丑恶一面。

 

【争议焦点】

该案本身其实非常简单,民间借贷属于实践性合同,到底有无借款,有多少借款,取决于有没有实际出借,而认定有无实际出借主要根据双方的交易习惯等方面的因素(实际是证据)。这方面法庭直接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进行审理即可,该司法解释于2015年9月1日施行,之前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已失效。

如果G合作社借钱给M公司,涉及借贷又并非小数,正常情况下应当有对应数额的银行转账记录,因为G合作社是以变相方式专营此借款的专业机构,不可能或可能性较小地以现金进行交易,即便以现金进行交易起码也应当有两笔对应的银行取款记录,并应当有相应的交付证据,再结合双方其他相应证据很容易查明事实。

而该案承办法官的触角似乎伸到了庭外和法外,加上一些掮客,让本应简单的案件变成了剧情复杂的电视剧,开了两次庭,让我们受托方往返六七次,从去年到今年远未结束,而对M公司老板来说其教训在于还款要通过银行转账以保留记录、索取或索回相应凭证、及时收回未生效合同、增强法治维权意识和积极行动、以免受到不必要的重大损失。

 

【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十六条规定:

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已经偿还借款,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